倒下的团购网站24券,是两年前迅速兴起的团购泡沫必然会催生的样本。经过那场疯狂的资本消耗战,不是24券也会有12券迎来今日之悲惨局面。拉手网还在,但创始人、颇有经验的连续创业者吴波个人已退出了;那么,这拨竞赛中最年轻的创业者杜一楠,带着24券走向崩盘,其实也不是一个特让人吃惊的事。

  在当时那个行业与资本共同癫狂的气氛中,创业者往往是被推着做决定,没时间思考,也由不得思考,必须往前冲。杜一楠年轻,没把持住。新浪科技关于24券的最新报道中,这么写道,

  对于快速扩张的决策,杜一楠现在回想起来仍有点无可奈何。“当时没有办法,投资方投资与否主要看排名,而排名能参考的就是流水。如果我不扩张不把流水做上去,我就拿不到投资。”杜一楠认为,24券的盲目扩张,很大程度上是当时团购不理性比拼交易额的大环境使然。

  “我不像王兴(美团创始人)、徐茂栋(窝窝团创始人),做过很多项目。我乳臭未干,一定要高的执行力快速做出规模。”

  如果说,出于主观客观原因没有把持住扩张发展的节奏,最终导致失败,这个创业者的结局还颇让人有些同情,但是,杜一楠无法让人同情与尊敬的是他在企业清盘阶段对员工的安置与处理上。

  新浪科技的报道中这样写:“本月10日,杜一楠再次出现在媒体视野。他通过私人助理向外界表示,24券已经倒闭,公司不会再恢复业务。他‘已经放弃了作为创始人的全部收益,而公司的所有事务已经转给投资方处理’。”

  在旁观者看来,这是一句充满文字技巧的声明。当时,24券尚有6000万左右的欠款未结清,而300名员工的离职补偿也未到位。杜一楠所说的将所有事务转交给投资方处理,言下之意是将这些债务问题推给了投资方。“整个接触下来,你就会发现他是一个不敢担当的人。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对的,是投资方欠他的,全体员工好像也欠他的,并且员工团队从始至终都毫无价值。”说到这里,(24券副总裁)吴念龙显然很气愤。

  而在杜一楠与投资方争吵的近3个月中,吴念龙不得不面对手下300多人的生计问题,“很多小孩子的月薪也就两三千块钱,几个月不给他发工资,他们真的恨不得去睡大街。”据吴念龙透露,自他2011年加入24券以来,“没有一次是正常领到工资的”。

  在24券末期与投资方的争执中,员工利益与运营存续曾是杜一楠向资方要价的资本;但到了最后鱼死网破、资本关系复原无望后,杜一楠索性不管了。

  如果杜一楠要继续创业,24券崩盘不是他经历中的最大污点,最大污点是——崩盘了却不肯对团队有所担当,反思中并无歉疚之意。

  一个曾参与24券前期策划与创建的人士,在针对24券的反思文中就提到这个问题:

  失败之后,如何妥善安置相关人员,如何给大家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拍拍屁股跑路,这真的是国内创业者必须要补上的一课。而这一点也是当前媒体最不关注,政府也无法规明文规范的灰色地带。为何众多创业失败的创始人消失许久,突然自己又开始创业了,而且再度风光依旧?但此前因其失败导致家庭破裂、衣食无解、甚至悲观轻生的员工却不再是其负担了?对于这些创业者造成的个人、家庭、社会问题,难道是一句道歉就足够了么?补偿方案是怎样?相应的创始人该负担如何的责任,法律责任、经济责任、社会责任如何界定?

  2012年12月12日,吴念龙带着4人员工代表团与马来西亚投资方见面,最终拿到了300万的全体员工“人道救助款”。杜一楠后来再没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