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浪科技《创事记》栏目发表了24券创始人兼CEO杜一楠的自我总结,一封不足3000字的总结,显然不足以解释一家前后融资5000万美元,高峰期拥有4500名员工,以及104个城市分站的公司是如何崩盘的,他本人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此外,令大家更为不满的是,杜一楠始终没有说明如何处置最后300多名员工补偿,以及6000多万商家欠款清偿等善后事宜。

  1月23日,新浪科技《创事记》栏目发表了一篇采访24券副总裁吴念龙的文章,题为《24券的未解之谜:一位副总裁口中的崩盘》,作为带领最后300名员工艰难讨薪的公司高层,吴念龙以杜一楠共事者的角度回顾了24券从高速扩张到关站倒闭的发展历程。接近着1月24日,虎嗅网发布了一篇《24券老员工爆料:公司倒闭是因多种不靠谱事件》的文章,从竞争环境、管理体制、企业文化等层面详细剖析了公司失败的原因。以下为团800资讯综合整理部分文章内容。

 

  市场竞争环境恶劣

 

  恶性竞争现象一:不赚钱刷流水。2010年下半年以后,团购行业进入了“千团大战”局面,为争夺商家,不赚钱甚至贴钱上单之风盛行。24券业务员最初按照公司10-15%的毛利和商家谈合作,但很快其余竞争对手便以5%的毛利诱惑商家,最后甚至是不赚钱,纯粹走流水、拓流量。

 

  恶性竞争现象一:竞争对手公司派“卧底”。在网络团购发展的鼎盛之期,24券分站开到104个城市,员工增长到4500人,快速扩张难免鱼龙混杂,期间就有竞争对手公司过来的“卧底人员”,他们将谈好的商家优先在竞争对手的团购网站上单,之后才在24券上单。

 

  公司管理体系混乱

 

  首先,员工管理松散混乱,有老员工私自注册成立公司,将签约商家的产品和服务转到该公司名下,然后转卖给24券;还有业务员父亲生病,以工作名义借款8万,最终不了了之。其次,没有进行成本预算以及控制,24券鼎盛的时候,曾在三里屯Soho租下了四层办公区域,租金是8元/平米/天;不论何种岗位人手一台电脑,24券4500台电脑的采购量名扬中关村。第三,危机管理机制缺失,24券前后经历多次危机公关,但除了发布软文之外,没有任何积极主动的解决办法,包括“中石化加油卡退款”问题,以及2012年初“商家退款”问题等,导致逐渐丧失了消费者信任,销售额跌至原来的10%以下。

 

  缺乏“总结”与“追责”, 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不会受到查处,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都不需要承担一分钱的责任,部分之间的共同需要需要通过CEO、COO来推动。24券如此的管理,根本不足以支撑4500人的组织架构。

 

  鼎晖放弃24券 吴念龙上场救火

 

  2011年10月,鼎晖派代表参加了当月的“战略聚焦会议”,会上对各个分站站长和各部门总监的月度销售策略进行质询,由于大部分中层管理人员都在混日子,根本所谓的策略,回答的对策是一塌糊涂。会后,鼎晖决定中止投资,彻底放弃24券。当时,24券一个月运营成本至少在4500万元以上,其中包括2250万元人力成本,以及300万美元市场推广费用等,鼎晖转身离开,24券资金运转捉襟见肘。公司要求总监以上人员工资降到3000元,政策向一线员工和商家倾斜,优先给普通员工发工资,优先给商家结算货款,会上大家纷纷表示支持,会有就有管理层陆续离职,包括COO彭雷。

 

  然后就在24券“病入膏肓”的时期,2011年11月,44岁的吴念龙加入公司担任运营副总裁,经历了24券崩盘的始末。上任后第一件让吴念龙头疼的事情,就是要硬着头皮开始根据各个地方市场的重要级别、业绩和负责人能力安排裁员撤站计划。另一项工作,是协助商服部应对上门讨债的商家。

 

  马来西亚成功集团接盘投资 双方矛盾激化

 

  鼎晖中止投资之后,24券采取了全国性裁员的收缩策略,公司员工从4500人骤降至300人的规模,每月亏损从高峰时的一个月400万美元收窄至一个月300万人民币左右。账面欠款也从一亿多减少至六七千万。而就在此时,举棋不定的马来西亚成功集团决定再次追加投资,24券又迎来一线曙光,但第一笔400万美元资金在2012年9月才到位,第二批300万美元则因后来的矛盾激化而终止。而此时的杜一楠,基本在国内见不着人,而是跑到美国和Groupon、LivingSocial等公司商谈收购意向,当然最后没有成功。

 

  9月20日,杜一楠与投资方争执的邮件被曝出,矛盾公开化。杜一楠以保障员工利益为由,划走了公司账户中的200万。作为回击,投资方撤出了已经注入到开曼注册公司(24券为VIE结构)的230万美元。双方信任关系彻底破裂。孤立无援的杜一楠也只能将自己与公司利益捆绑,全体员工以“长期休假”方式向投资方施压。最终的结果是,马来西亚成功集团不惧怕集体逼宫,谁也收拾不了的烂摊子肯定不会继续砸钱,24券关站倒闭。

 

  24券倒闭杜一楠有责任 甩手善后事宜不敢担当

 

  2013年1月,24券的域名已经无法打开,公司名存实亡。作为创始人,杜一楠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特别是在公司管理,以及与投资方关系处理方面。在吴念龙看来,杜一楠的盲目自信、一意孤行让他最终做出了拿公司运营要挟投资方的不理智举动,导致最终公司倒闭。

 

  1月10日,杜一楠通过私人助理向外界表示,24券已经倒闭,公司不会再恢复业务。他“已经放弃了作为创始人的全部收益,而公司的所有事务已经转给投资方处理。”言下之意是300多名员工的离职补偿,以及6000万欠款清偿等善后事宜,都甩手交给投资方,没有一个公司领导所应有的担当和责任感。

 

  去年12月12日,吴念龙带着一个4人员工代表团与马来西亚投资方见面,最终拿到了300万的全体员工“人道救助款”。用他的话说就是,“能拿多少是多少吧,总算能有一个了结” 。